Red period 200906
Image and video hosting by TinyPic

现在来说这样的话好想是在妥协是在狡辩
嗯...似乎的确是
实现人生理想?

我还是无法做到在中的勇敢
我还是不敢用一生做赌注
所以我这种人 懦弱的人 就只能庸庸碌碌一辈子吗

我肤浅我幼稚我还没体会到生活的压力
或许吧
或许以后我会认为听妈妈的话是对的
或许

成为不愁吃穿的没有心的有钱人
就这样过完一辈子

即使是一只小小的蜗牛
也有它向往的目标
也许看起来很蠢
也许穷其一生也无法达到
但它却一直在努力不是吗
无论如何 这就是有意义的

I WANNA BE THIS.